“到店无房”游客索赔? 原是自导自演的骗局

 “到店无房”游客索赔? 原是自导自演的骗局

绘图 沈江江

“你们民宿网站怎么回事?我明明订了厦门的一间民宿,到店后却发现房间已被订出去了。”2017年年底时,国内某民宿网络平台设在扬州的客服公司频繁接到游客投诉。先后有几名“游客”,因遭遇到店无房的尴尬状况,向客服索要赔偿,被投诉的四家民宿分布于福建省多个城市。经过投诉,“游客”们累计获得9000多元的赔偿款。

看似是一场再平常不过的消费投诉,却被客服公司发现端倪。事实上,这是两名“游客”自导自演的骗局,他们事先登记注册虚假民宿信息,再冒充“游客”预订房间,最终以“到店无房”为由诈骗钱财。近日,广陵法院对这起新型诈骗案进行了审理。

到店无房起纠纷

民宿线上平台接到6起投诉

近年来,通过手机软件预订民宿房间,成了不少市民出游前必做的事。由于民宿行业市场前景不错,国内各大民宿网络订购平台也纷纷涌现。

2017年11月22日,国内一家民宿网络平台设在扬州的客服公司接到投诉电话:“几天前,我们订购了厦门的一间公寓式民宿,今天到达厦门准备入住,却遇到这么尴尬的事。”电话里自称小宇的男子,给客服打来投诉电话称,自己和女友来厦门旅游,谁料通过该网络平台订购的民宿,到店后房东却表明房间已经售出。“现在我们还要重新找民宿或者酒店,实在是不方便。”小宇抱怨。

随后,小宇按照该客服人员提示,在手机软件上以“到店无房”为由投诉理赔。这家民宿的房东在客服向其进行确认时,也承认了这件事。按照约定条款,小宇拿到了客服公司1290元的赔偿款。

民宿出现到店无房的情况也属正常,客服公司起初并未怀疑。然而,接下来的20天,客服又接连5次收到类似的索赔要求,理由如出一辙,均是“到店无房”。其中涉及的民宿分布于福建省的泉州、厦门、福州等地。虽然心中产生疑惑,但客服公司工作人员在和民宿房东核实过相关情况后,均按时对订房者进行了赔偿。

民宿“人间蒸发”

“房东”“房客”均为冒充

先后接到6起投诉,这家民宿网络平台的客服有些忐忑。“虽说到当地旅游的游客不少,但这样的投诉事件集中发生,会不会有些蹊跷?”客服公司负责人小陈有些疑惑。

为排除心中疑虑,同时提高服务质量,该平台客服派出工作人员前往被投诉的四家民宿。循着房东提供的地址,经过一番打听和走访,着实让工作人员大吃一惊,“去了当地,发现压根就没有这四家民宿。”

工作人员向警方报案,最终证实了他们的怀疑。警方查明,这些民宿信息均是不法分子虚假注册的,至于“到店无房”的投诉理由更是编造出来的。

既然如此,注册民宿信息的“房东”和多次投诉的“游客”是不是一伙人呢?

根据平台客服提供的“游客”电话和身份信息等线索,警方寻踪查找,揪出实施诈骗的两名犯罪嫌疑人。

“原以为谎言编织得毫无漏洞,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们识破了。”男子小宇和其女友小丽向警方交代,他们利用民宿网络平台监管不严格的漏洞,先由小宇以他人身份信息注册为房东,并在民宿网络平台发布多条民宿信息,上传虚假照片让人相信。发布虚假信息的同日,小宇再冒充房客以“到店无房”为由投诉索赔。其间,小丽冒充房东,在客服进行核实时确认房客到店无房,骗取赔偿款累计9000多元。

两嫌疑人落网

一唱一和诈骗敛财

法院经审理查明,2017年11月至12月期间,被告人小宇和小丽在民宿APP上注册虚假房东和房客信息,后互相配合,以“到店无房”为由,骗取扬州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赔偿款共计人民币9104.5元。法院认为,两名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多次实施诈骗,数额较大,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。

法院最终判决,被告人小宇犯诈骗罪,判处有期徒刑一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二千元;被告人小丽犯诈骗罪,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,缓刑一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千元。

“二人年纪轻轻,却因一时贪念走上犯罪道路。”该案的主审法官表示,两名年轻人企图不劳而获,通过一唱一和的诈骗手段敛财,实在不应该。

法官还指出,案件中虚假注册的民宿信息未经审核就能发布,表明民宿网站及客服公司的自身管理上也存在漏洞。“行业从业人员应引起重视,虚假信息会给行业的发展带来阻碍。”

分 析

人在旅途若要安心 民宿行业亟待监管

民宿行业迅猛发展的背后,各种乱象也逐渐凸显。有的“无证照、无灭火器材”存在安全隐患,有的房客入住后财物丢失无人赔偿……据分析,由于八成以上的民宿消费均是线上完成,虚假房源、隐私泄露等问题容易出现。一些民宿以“价格低廉”“环境优雅”等吸引消费者交钱,而一旦入住,即发现相差甚远。

热门推荐